Luie

喜欢很多人 就这样

milk(上)

超级重度ooc 大概就是两个人的爱都有些奇怪的一场爱情
不是阴暗的那种阴暗(其实是我写不出来)
he?be?小短篇就不要纠结了 写得超级烂超级乱我都不好意思营业了
最后……不要放弃我这位双三党玩家🌝














  其实比起猫来,狗狗其实也很粘人,当然只在幼儿时表现的比较明显。



  至少邕圣祐是这么认为的。



  他发现自己不太认识眼前这个金在奂了,不是小时候认识的那样,喜欢穿着宽大的卫衣,害怕时会下意识攥住他衣服的金在奂了。



  虽然时间没对金在奂下什么狠手,但是陌生的感觉像泥潭一样让邕圣祐困住,无法呼吸。一如当年第一次见到邕圣祐的金在奂。



  “在奂呐……过得好吗”邕圣祐收起怅然的心,下意识摆出了营业式的微笑。



  “挺好的啊,圣祐哥。”金在奂笑得可爱,露出两颗牙齿。当然,如果忽略他手中的针筒的话那就真的很可爱了。



  邕圣祐看着他的手,还是这么好看啊,修长纤细,但又一点也不像女孩子的手,是艺术啊。只是,原来用在拨动琴弦的手,现在正在灵活地向针筒里加液体。金在奂一身白衣,衣服很简单也很适合他,浑身散发着一股食草的气息,除了他眼睛里笑意底下藏着的漠然和无欲无求。



  这样子真好看,邕圣祐不合时宜地想起那天,金在奂在他威胁下穿起裙子的样子,真的超级好笑了。



  那段时间,邕圣祐在婚纱店打工,金在奂下课后来接他。趁着店长不在,邕圣祐愣是连哄带骗让金在奂穿上了婚纱,还是抹胸的那种。“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在奂尼!”邕圣祐想起来了,耳边似乎还有那天他的笑声以及金在奂恼羞成怒的碎碎叨叨。



  “圣祐哥”金在奂突然开口“还记得那天吗?我被你骗去穿婚纱那次,那天也是现在这样的雨天,你说巧不巧啊。”



  巧,怎么不巧。邕圣祐总是盛满秋水一般的眼睛,此刻被浓密的眼睫毛藏起来了。他还有什么好说的呢,在最后这几分钟里,还不如就这么多看几眼金在奂。


  金在奂转头望了望窗外,是秋天啊,他最喜欢的秋天也是邕圣祐最喜欢的季节。



  可以穿长袖也可以穿外套,不冷不热,提供了无数素材。



  可惜圣祐哥是看不到了。金在奂想到这里,眼神里多了几分光芒。是他亲自来做的呢,从头到尾。从绑架到下药到现在最后一步了,希望圣祐哥能好好享受呢。



  地下一层总是阴暗的,而金在奂却将房间收拾的干干净净。邕圣祐环视了一圈,他敢打赌,脏袜子肯定在这个房间里只是不知道藏到哪里去了,上面一定还有各种小图案。



  邕圣祐想到这里,笑出了声。他的在奂啊,一直一直都是可爱的代名词啊。



  金在奂不明白邕圣祐为什么现在还笑得出来,于是慢慢走近了他。手搭上邕圣祐的肩膀,轻轻地用指腹磨蹭了两下。邕圣祐身体不是毫无知觉,至少面对金在奂,也许也该这么叫,他的前任也是他名义上的侄子。



emmmm我没跑路哦这篇完全瞎jb写的产物,本来想开点小车的但是我太困了等着吧我几个小时候再写 手推车级别的 别脐带了
 

评论(1)
热度(12)
©Luie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