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uie

喜欢很多人 就这样

beginning(上篇)

 BGM:《初雪》——EXO
  建议中文韩文版循环食用

  朴佑镇慌了,因为金在奂今天没有来休业式。面对邕圣祐打趣的目光,朴佑镇不屑地说:“哼,他来不来关我屁事。”

  可是……金在奂连朋友圈都连着一个星期没发了。这不可能啊,朴佑镇握着手机苦思冥想。不对,我干嘛猜他怎么了。

  两个星期过了,还是一点消息也没有…朴佑镇渐渐习惯了一点点她的影子都没有的生活,过得开心有趣。倒是zxw约了他好多次,每次都笑嘻嘻地怼他,让他想起了金在奂。为什么要讨厌她呢,朴佑镇绕不出去,打算放弃。

  二月到了,下了第一场雪的时候,朴佑镇正在梦里,他做噩梦了,梦到所有人都不理他,所有人都离开了他,就像之前走得风轻云淡的老师一样。就连他,也是淡漠地看了他一眼就转身了。

  他凭什么!被吓出冷汗又气又怕的朴佑镇惊坐起来,一看时间凌晨四点半。脑袋还昏昏沉沉的,感情一股地涌上来,理智已经不知道被丢到哪个犄角旮旯去了。

  朴佑镇抄起手机就翻出那个只打过两次电话的号码,不知道为什么,上面红彤彤的挂断更令他胸中有堆火在燃烧。

  没多加考虑,朴佑镇按下了键,嘟嘟声想起,这时朴佑镇仿佛才回过神来准备挂断,这太傻了。

  来不及了。

  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已拨通。甚至在计时。

  朴佑镇觉得那数字简直是在催命。

  金在奂像在等他开口,但朴佑镇堵在心口的话此刻却说不出口。

  突然电话那头有了声响,像是下床的声音,拉开窗帘的声音。金在奂不由得也转向自己房间的窗户。

  “你知道吗?我一直想和你说……”他的声音就像梦里那个眼神一样单薄冷漠。

  “我不想知道。”朴佑镇觉得自己吃错药了,他用低哑的声音打断了他。不,他明明是想好好和他说,明明只是不想他这么冷漠而已。

  他沉默了一阵,又低低地说:“那算了。”

  朴佑镇也愣了,没想到金在奂竟还这么听他的话。一时间有些得意,果然,还是舍不得我的啊,这么晚了还接电话。

  “反正,我的去留对你来说无关重要。”

  朴佑镇一瞬间失聪了,他刚刚说什么?去留是什么,他下学期不上了吗?

  “你”朴佑镇艰难地挤出一个字出来。

  “就这样吧,佑镇啊……早点睡,这个时候你总不会是在补作业吧,我要起床了。这这样,我挂了。”毫无感情起伏的语调,说着让人不安的话。

  “你等下”朴佑镇现在才渐渐回神。“你这么早起床干什么?”

  “哦……我六点半的车票。”金在奂的声音仿佛淡得要消失了。

  “不行!”朴佑镇想也没想就吼出来了。

  “呵”金在奂竟笑了,“傻子啊,我挂了,没什么好说的了不是吗。”

  “不……你还没告诉我你一开始想说什么!”朴佑镇手把被子角攥地紧紧的,咬牙切齿地问。

  “你又不想知道我说了做甚,对不起无可奉告。”金在奂终于有丝薄怒了。

  “那我现在想知道了!”朴佑镇开心了起来,这样才有些他该有的样子啊。

  “对不起我要穿衣服了,再见。”金在奂毫不留情地挂断了电话。

  朴佑镇在短暂的思考斗争后,腾地翻起来,准备做些大胆的事。

  反正都快五点了,疯狂一点又如何。

  再说了,再说他,他可是金在奂啊。

  朴佑镇在套上鞋后唯一的想法就是,一定要去亲自见他一面,就像暑假一定要他送考纲一样,一定要亲眼看到他亲耳听到他。

  只要他还活着,就不许离开他。

  抄上手机,朴佑镇飞奔出门。

  跑了一小段距离,朴佑镇才在一片黑暗中隐约发现不对,为什么不同寻常地冷啊?好像有点下雨,穿得有点少,不过不碍事。

  朴佑镇抖抖过后穿过了红绿灯,却在是一期还是二期徘徊了起来。

  他不知道金在奂住在哪儿。

  真是失败,朴佑镇抱着赴死的决心又拨通了金在奂的电话。

  这次朴佑镇格外有耐心地等着,在嘟过一段时间后才被接了。

  “干什么”金在奂冻成冰的声音传过来,朴佑镇觉得全身冷极了,好像从未这么冷过。

  “你下来”朴佑镇只说了这三个字。

  “sjb啊”金在奂皱眉头。

  “下来”朴佑镇重复着。

  “哈你当我是谁了,都经过那件事了,你真的还以为我就是你的一条听话的小狗吗?”

  “下来。”朴佑镇固执地坚持着。

  “我偏不。”金在奂准备挂了。

  “下来吧,下面很冷的。”朴佑镇的声音有些抖了。

  “那你还叫我…”金在奂语气不自觉软下来一些些了。这让他想起一段只有他们俩知道的往事。

  “下来,我等你。”朴佑镇仿佛没听到一样。

  “……你他妈在哪光说下来我去哪找你!”金在奂怒了。

  朴佑镇低低地笑了,声音居然异常温柔,“在小区外面马路旁边。”

  “知道了,傻逼。”

  金在奂带着一身怒气出了门,都下雪了还跑出来,不知道有多冷吗?

  拿了把伞就匆匆出门了,在电梯里,狭小的空间里,金在奂仿佛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,不是啊,不是因为心动啊,我怎么可能还因为他心动呢。

  撑开伞,眼前黑蒙蒙的一片让金在奂脚步慢下来了,他不会又骗我吧…以前就骗过我,还骂我小心眼,简直是个混蛋,我为什么要担心他啊。

  走出小区大门,保安还抱着手臂一副刚睡醒的样子。

  金在奂在浓浓夜幕中看见了他,伞也没打,就睡衣外面套了件夹克,穿着睡裤就出门了。

  金在奂知道不能表现出心急,但这是他本能地小跑上去把伞递给他。

  “你疯啦!现在是二月!冬天冬天!今天多少度你知道吗!”金在奂一改之前,放开嗓门大吼。

  “我只知道你不能走。”出现了!直男式哄人!

  “不,你没办法改变的。”

  “就算为了我也不行吗?我求求你了。你什么时候看过我这样求你。”

  “你不觉得你刚刚说的就和之前一样吗?我之前都不可能答应你,现在也不可能。”金在奂说着说着觉得自己之前真的傻。

  “……”好像自己也意识到了这一点,朴佑镇无言。

  “拿着,滚回去吧。”金在奂把伞塞他手里。

  “不要。”朴佑镇仿佛抓到了希望。

  “那你就一个人冒着雪滚回去。”金在奂拿着伞退两步。

  “……雪?”朴佑镇不解。

  “操你妈 你知道什么!你知道我为什么专门今天走吗,因为今天有初雪,我傻乎乎地之前就决定了要和你一起看初雪去!现在呢,不了,我不想和把我当仇人一样的人再待在一起。”

  金在奂情绪有些崩溃,朴佑镇这傻子般的神情刺激到他了。

  “啊”朴佑镇张嘴却只能发出单音节的声响。他觉得好冷啊,冬天为什么这么冷,全身都没知觉了。

  “回去吧,也算我求你。”金在奂鼻头酸涩,心里却更酸涩。

  “不,我不走。我们说清楚不行吗?”朴佑镇上前一步,挪动着僵硬的脚。

  金在奂眼神晃过他的脸,背过身去不看他。

  “在奂……”他低低唤着。

  金在奂铁了心不想看他,尽管这嗓音让他鼻头更酸了。

  “我们…真的没办法了吗?”朴佑镇说着,跨一大步上去拥住了金在奂。

  金在奂呆住了,背后的胸膛是他一直幻想过的,幻想着有一天会温柔地让他靠着,任由自己闹。

 

 金在奂咬着脸颊肉才没让自己哭出来,他轻易地挣开了朴佑镇,对他说:“现在算是什么?你是谁啊,凭什么抱我?你知道,我们明明没有任何关系了,以前顶多有个同学关系,现在,我们是陌生人啊。原来你这么开放的吗?那怎么不去和她在一起啊,我一定帮你们保密,不告诉别人。怎么了?为什么不谢谢我,你怎么还是一样的无理取闹啊。”

  金在奂有些颤抖了,近宣泄般地和他说着。

  “你是这样想的吗,我知道了。我能在最后,再叫一次你的名字吗?”金在奂是第一次听到他这样颤抖的声音。

  “随便你。”金在奂也终于说出那日他对他说的话了。

  “我喜欢你。”朴佑镇深呼了一口气,总算想通了,这下他不会走了吧。

  可是,可是那个决绝的背影是什么?

  金在奂用竞走的速度逃离着那片空气,他终于没忍住,眼泪一颗颗地掉下来,流过每一寸脸颊,嘴角止不住地向下垂。操!混蛋!

  天开始微微有光了,雪也快停了,只有稀稀疏疏的几片雪花飘下,钱侑才总算知道初雪的模样。真好看啊,我也想陪他一起看的啊。真的只能是这样了吗?

  也算是陪着他了吧。

  两个人都释然地想着,心里却揪成一团。

  

评论(4)
热度(20)
©Luie | Powered by LOFTER